第一章 白玉美人
 
2019-07-07 11:20:37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
  这张短笺此刻就平铺在光亮的大理石桌面上,自粉红纱罩里透出来的烛光,将淡蓝的纸笺映成一种奇妙的浅紫色,也使那挺秀的字迹看来更飘逸潇洒,信上没有具名,却带着郁金香的香气,这缥缈而富有诗意的香气,已足够说明这封短笺是谁写的。
  接到这封短笺的是北京城的豪富世家公子金伴花,他此刻就坐在桌子旁,那张白净而秀气,保养十分得法的脸,就像是被人砍了一刀似的痛苦地扭曲着,眼睛瞪着这张短笺,就像是瞪着阎王的拘票。
  精致的花厅里,还有三个人,一个神情威猛、须发花白的锦衣老人,背负着双手,在厅中来来回回不停地踱步,也不知踱过多少遍了,所走的路,只怕已可从北京到张家口。另一个颧骨耸起、目光如鹰、阴鸷沉猛的黑衣人,就坐在金伴花的身旁,双手轻抚着放在桌上的一对精钢判官笔,干枯、瘦长、骨节凸出的手指,在灯光下看来也像精钢所铸。
  这两人的面色也是十分沉重,锐利的目光自窗子瞧到门,又自门瞧到窗子,来回瞧个不停。
  还有个枯瘦矮小、穿着朴素的秃顶老人,却只是远远坐在角落里闭目养神,他全身上下都瞧不出丝毫特别之处,只有一双耳朵,竟不知怎地不见了,却装着对灰白的假耳朵,也不知是什么铸成的。
  锦袍老人走过桌子,拿起那张短笺,冷笑道:“这算是什么?请帖?借条?就凭这一张纸,就想将京城四宝中最最珍贵的玉美人取走……”重重一拍桌子,厉声道:“楚留香呀楚留香,你未免也将九城英雄瞧得太不值钱了!”
  金伴花愁眉苦脸,嗫嚅着道:“但他就凭这种同样的纸,已不知取走多少奇珍异宝了,他说要在子时取走一样东西,谁也休想保存到丑时。”
  黑衣人冷冷道:“哦,是么?”
  金伴花叹了口气,道:“上个月卷帘子胡同的邱小侯就接到他一封信,说要来取侯爷家传的九龙杯,小侯不但将杯锁在密室中,还请了大内的高手‘双掌翻天’崔子鹤和‘梅花剑’方环两位在门外防守,可说是防守得滴水不漏,但是过了时候开门一看……唉,九龙杯还是没有了!”
  黑衣人冷笑道:“万老镖头既不是崔子鹤,我‘生死判’也不是方环,何况……”
  他瞧了那秃顶老人一眼,缓缓接道:“还有天下盗贼闻名丧胆的吴老前辈在这里,我三人若是再制不住那楚留香,世上只怕就没有别人了。”
  秃顶老人眯起眼睛一笑,道:“西门兄莫要为老朽吹嘘,自从云台一役后,老朽已不中用了,靠耳朵吃饭的人耳朵被人割去,岂非有如叫化子没了蛇耍?”
  别人若是如此惨败,甚至连双耳都被割去,对这件事非但自己绝口不提,有人提起,也立刻要拔刀拼命,但他却面带微笑,侃侃而言,还像是得意得很。
  那锦袍老人正是京城万胜镖局总镖头“铁掌金镖”万无敌,此刻手捋长髯,纵声笑道:“江湖中人谁不知道秃鹰耳力天下无双,云台一役虽然小败,但塞翁失马,安知非福,装上这对白衣神耳后,耳力只有更胜从前。”
  秃鹰摇头笑道:“老了,不中用了,此次若非一心想见识见识这位强盗中的元帅,流氓中的公子,是再也不会重出江湖的了。”
  金伴花突然笑道:“闻得江湖人言,吴老前辈只要听到一人的呼吸之声,便可辨出那人是男是女,有多大年龄?是何身份?无论是谁,只要他的呼吸声被吴老前辈听在耳里,就一辈子再也休想逃掉,无论他逃到哪里,吴老前辈都追查得到。”
  秃鹰眼睛眯得只剩一线,笑道:“江湖传闻,总有夸张之处。”
  只听晚风中隐隐传来更鼓之声,生死判霍然站起,道:“子时到了。”
  金伴花冲到墙角,掀开一幅工笔仕女图,里面有道暗门,他开了暗门,瞧见那紫檀雕花木匣还好生生在里面,不禁长长松了口气,转首笑道:“不想三位的威名,竟真的将那楚留香吓得不敢来了。”
  生死判仰首笑道:“楚留香呀楚留香,原来你也是个……”
  突听秃鹰“嘘——”的一声,生死判笑声立顿,窗外有个低沉而极有吸引力的语声带笑道:“玉美人已拜领,楚留香特来致谢。”
  万无敌箭步冲到窗前,一掌震开窗户,只见远处黑暗中卓立着一条高大的人影,手里托着个三尺长的东西,在月光下看来,晶莹而滑润,他口中犹在笑道:“戌时盗宝,子时才来拜谢,礼数欠周,恕罪恕罪。”
  金伴花早已面无人色,颤声道:“追!快追!”
  烛影摇红,风声响动,生死判、万无敌已穿窗而出。
  秃鹰沉声道:“那真是玉美人?”
  金伴花跺脚道:“我瞧得清楚,不会错的。”跺脚之间,人也跃出,原来这世家公子,武功竟也不弱。
  秃鹰却微微摇头,冷笑道:“别人会中你的计,但我……哼!”眼睛盯着那紫檀木匣,一步步走了过去。
  突听身后“当”的一声巨响,他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原来他白衣神耳乃合银所铸,传声之力特强,这一声大震,直将他耳膜都快震破,他对这双神耳从来最是得意,委实做梦也未想到还有这点要命的坏处。大惊之下,凌空一个翻身,双掌已连环击出,但身后哪有人影。
  只听窗外又是“当”的一声,秃鹰双足往后一蹬,身形飞扑而出,窗下“嗡嗡”之声犹自不绝,却是面铜锣。
  秃鹰面色立刻惨变,失声道:“坏了!”
  疯狂般转身跃回窗内,只见那紫檀木匣还是安然无恙,但另一扇窗子的窗帘,却在不住飘动。
  秃鹰石头般怔在那里,面上的神情极是奇特,也不知究竟是哭是笑,口中不住喃喃道:“楚留香呀楚留香,你果然厉害,但你也莫要得意,你语声既已落在我耳中,就总有一天被我找着的。”
  身后风声嗖嗖,万无敌、生死判、金伴花已接连掠回,万无敌手里抱着个三尺长的玉雕美人,笑道:“原来那厮竟是在骗人,这玉美人是假的。”
  生死判道:“虽是假的,好歹也值几两银子。这叫做偷鸡不着蚀把米,堂堂盗帅,今夜也算栽筋斗了。”
  秃鹰双目失神地瞧着那紫檀木匣,喃喃道:“这是假的,真的呢?”
  金伴花面色又变,颤声道:“真……真的自然在……在匣子里。”
  嘴里说话,人已冲了过去,打开匣子。匣子里哪里还有什么玉美人,金伴花惊呼一声,晕了过去。
  万无敌过去一瞧,只见匣子里赫然又有张淡蓝的纸笺,发出同样缥缈而浪漫的香气,同样挺秀的字迹写着:
  公子伴花失美,盗帅踏月留香。

×      ×      ×

  现在,他舒适地伏在甲板上,让五月温暖的阳光,晒着他宽阔的、赤裸着的、古铜色的背。
  海风温暖而潮湿,从船舷穿过,吹起了他漆黑的头发,坚实的手臂伸在前面,修长而有力的手指,握着的是个晶莹而滑润的白玉美人。
  他却似已在海洋的怀抱里入睡。
  这是艘精巧的三桅船,洁白的帆,狭长的船身,坚实而光润的木质,给人一种安定、迅速而华丽的感觉。
  这是初夏,阳光灿烂,海水湛蓝,海鸥轻巧地自船桅间滑过,生命,是多彩的,充满了青春的欢乐。
  海天辽阔,远处的地平线已只剩下一片朦胧的灰影,这里是他自己的世界,绝不会有他厌恶的访客。
  船舱的门是开着的,舱下不时有娇美的声音传来。
  然后,一个美丽的少女走上甲板,她穿着件宽大而舒服的鲜红衣裳,秀发松松地挽起,露出双晶莹、修长的玉腿,赤着纤秀的、完美无疵的双足,轻盈地走过甲板,走到他身旁,轻轻用足趾去搔他的脚心,面上绽开了甜蜜妩媚的微笑,就好像百花俱在这一刹那里开放。
  他缩起腿,轻叹道:“甜儿,你难道永远不能安静一会儿么?”
  语声低沉,充满了煽动的吸引力。
  她银铃般娇笑起来,道:“你终于猜错了。”
  他懒洋洋地翻了个身,阳光,便照在他脸上。
  他双眉浓而长,充满粗犷的男性魅力,但那双清澈的眼睛,却又是那么秀逸,他鼻子挺直,象征着坚强、决断的铁石心肠,他那薄薄的、嘴角上翘的嘴,看来也有些冷酷,但只要他一笑起来,坚强就变作温柔,冷酷也变作同情,就像是温暖的春风,吹过了大地。
  他抬手挡住刺眼的阳光,眨着眼睛笑了,目中闪动着顽皮、幽默的光芒,却又充满了机智。
  他眨着眼睛笑道:“李红袖姑娘,看在老天的分上,你莫要也变得如此调皮好么,有了个宋甜儿,我难道还不够受?”
  李红袖笑得弯了腰,却忍住笑道:“楚留香大少爷,除了宋甜儿外,别人就不能顽皮一下么?”
  楚留香拍着身旁的甲板,道:“乖乖地坐下来,陪我晒晒太阳,讲个故事给我听,要开心的故事,要有快乐的结局,这世上的悲惨之事已够多了。”
  李红袖咬着嘴唇,道:“我偏不坐下来,偏不讲故事,我也不要晒太阳……这见鬼的太阳,晒得人头晕,我真不懂你为什么会喜欢?”
  她说“偏不坐下来”时,人已坐了下来,她说“不要晒太阳”,却已在阳光下伸展了双腿。
  楚留香笑道:“晒太阳有什么不好?一个人若能多晒晒太阳,就不会做卑鄙无耻的事,无论是谁,在这么可爱的阳光下,都想不出坏主意来的。”
  李红袖眼波流转,道:“我现在就正在想个坏主意。”
  楚留香道:“你正在想该使个什么法子让我爬起来去做事,是么?”
  李红袖格格娇笑道:“你真是个鬼,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她笑声渐渐停止,又道:“但你也真该起来做做事了,自从京城回来后,你就连动都不想动,再这样懒下去,你就要变成流氓了。”
  楚留香故意叹了口气,道:“你真像我小时读书的老师,只少了两撇胡子。”
  李红袖狠狠瞪了他一眼,楚留香展颜一笑,又道:“这次在京城,我可真见识了不少那些所谓成名英雄的嘴脸,除了秃鹰那老头儿还有两下外,别人全是饭桶,那生死判据说武功不弱,手中一对判官笔,据说能打遍人身二百一十八处穴道,但我就从他身旁掠过,他却依然在做梦似的。”
  李红袖撇着嘴道:“楚大少爷的轻功天下无双,江湖中人谁不知道……但楚大少爷,你的牛已吹完了么?”
  楚留香道:“吹完了,李姑娘有何吩咐?”
  李红袖道:“我先说几件事给你听。”
  她自宽大的衣袖中取出个小小的簿子,一面翻看,一面念着道:“上次你从济南取来的一批货,已卖了三十万两,除了救济‘龙虎镖局’王镖头遗孀的一万两,趟子手张、赵两人家眷各五千两外,还替黄秀才付了一千两丧葬费,又替赵立正付了一千五百两喜酒聘礼,替郑……”
  楚留香叹道:“这些事我难道不知道么?”
  李红袖白了他一眼,道:“总之,三十万两都已分配出去了,你自己田庄里收来的五万两,我也替你用出去四万。”
  楚留香苦笑道:“姑娘,你难道不能为我多留些么?”
  李红袖道:“你享受得还不够?江湖中已有不少人在说你的闲话了,别人可不知道你花的都是你自己的,都说你假公济私……”
  楚留香皱眉道:“别人如何说,和咱们又有何关系?人活在世上,为什么不能享受享受,为什么定要受苦,你怎地也变得俗了?”
  李红袖嫣然一笑,道:“我可没要你受苦,我只是……”
  突听舱下唤道:“你两个系处倾乜嘢唧?唔想吃饭啦?”
  南国姑娘甜美的言语,听来当真别有一种风情,别有一般滋味。李红袖却高举了双手,笑道:“老天,她难道不能说说别人听得懂的话么?”
  楚留香笑道:“你也莫要怪她,她辛辛苦苦做了饭菜,却没人去吃,也难怪她生气,人一生气时,家乡话就出来了。”
  他像是根本没有动,却已拉着李红袖站了起来。
  李红袖故意娇嗔道:“你什么事都向着甜儿,所以她才会……”
  一句话未说完,脸色突然变了,失声道:“你瞧,你瞧那是什么?”

×      ×      ×

  阳光照耀的海面上,竟漂来了一个人——
  一具死尸!
  楚留香一转身已到了船舷旁,抄起条绳索,打了个活结,轻轻一抛,长绳便像箭一般笔直地飞了出去。
  长绳也似长着眼睛,不偏不倚,套着了尸身。
  这尸身穿的是昂贵的锦缎衣裳,腰畔挂着翡翠的鼻烟壶,黝黑的脸已被海水泡得浮肿起来。
  楚留香将他平放在甲板上,摇头道:“无救了。”
  李红袖却瞧着这尸身的一双手,他左手的中指与无名指上,套着三个奇特的精钢乌金戒指。
  那只右手虽没有戒指,却有戴过戒指的痕迹。
  李红袖皱眉道:“七星飞环!这人莫非是‘天星帮’的门下?”
  楚留香道:“非但是天星门下,此人正是‘天星帮’的总瓢把子‘七星夺魂’左又铮,但‘天星帮’一向盘踞在皖南,不知他怎会死在这里?”
  李红袖道:“他身上没有伤痕,莫非是淹死的?”
  楚留香摇了摇头,解开他衣襟,只见他左胸第五根肋骨下,“乳根”与“期门”穴之间,赫然留着个紫红掌印。
  李红袖叹了口气,道:“朱砂掌。”
  楚留香道:“朱砂掌一门近年虽然人才鼎盛,门下弟子号称已有一百七十多个,但能置‘七星夺魂’于死地的,最多也不会超过三个。”
  李红袖道:“嗯,冯、杨、西门这三人武功只怕是要比左又铮强些。”
  楚留香道:“朱砂门与天星帮可有什么恩怨?”
  李红袖想了想,道:“三十七年前天星帮的刑堂香主,娶了当时朱砂掌门人冯风的二女儿,两年后这位冯姑娘突然死了,冯风曾亲赴皖南兴师问罪,后来虽查明他女儿实是急病而死,但两家却从此不相往来。”
  楚留香道:“还有呢?”
  李红袖道:“二十六……也许是二十五年前天星帮曾劫了朱砂门弟子所保的一趟镖,那时正值冯风病故,朱砂重选掌门的时候,所以这件事直拖了一年,后来天星帮劫镖的弟子虽也曾登门负荆,但镖银却始终未曾送还。”
  她将这些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武林故事娓娓道来,竟是像在说着自己身边的家常琐事似的。
  楚留香微笑道:“你的记忆,的确从来不会令人失望……但这些事都已事过境迁,而且也算不得是什么深仇大恨,朱砂门想来不会为了这种事将左又铮一路追踪到这里,再下毒手,这其中必定另有缘故。”
  突然一个少女自舱下冲了上来,娇嗔道:“你两个究竟系处做乜嘢唧?”
  她也穿着件宽大而舒服的衣裳,却是鹅黄色的,也露出一双淡褐色的,均匀美丽、线条柔和的玉腿。
  她漆黑的头发梳了两根长长的辫子,长长的辫子随着玲珑的娇躯不住荡来荡去,淡褐色的瓜子脸,配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显得又妩媚,又俏皮。她脸上本在故意装作娇嗔,但瞧见这死尸,突然惊呼一声,扭转头就跑,跑得比来的时候还要快得多。
  李红袖笑道:“甜儿无论做什么事胆子都很大,但只要一瞧见死人,就骇得要命,所以我常说活人谁也制不住她,只有死人,才制得住她。”
  楚留香凝注着海天深处,缓缓道:“你等着瞧吧,今天要从那边漂来的死尸,绝不止这一个。”
  李红袖眼波转动,还未说话,只见舱门里已伸出一双纤秀的手来,手里托着个大盘子。
  盘子有两只烤得黄黄的乳鸽,配着两片柠檬,几片多汁的牛肉,半只白鸡,一条蒸鱼,还有一大碗浓浓的番茄汤,两盅腊味饭,一满杯紫红色的葡萄酒,杯子外凝结着水珠,像是已冰过许久。
  宋甜儿那甜笑的语声却在舱门里唤道:“喂,快的来攞呀!”
  李红袖笑道:“我听不懂,你为什么不自己送上来?”
  宋甜儿啐道:“小鬼,你听不懂怎会知道我要你来拿?”
  她说的是纯粹的京片子,但嘟嘟哝哝,软语娇柔,却别有一番情趣。李红袖拍掌娇笑道:“来听呀,我们的甜姑娘终于说官话了。”

相关热词搜索:血海飘香 楚留香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海上浮尸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