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龙乘风 七神龙 正文

第一章 剑无名,人也无名
 
2019-09-14 15:14:42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

  穹苍朦胧,夜色将尽。
  苏东坡诗云:“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此地虽非琼楼玉宇,却是人间高处。
  秦山日观峰高接天云,自是人间极高之地。
  风寒,人影萧瑟。
  峰上有人,孤寂一人。
  他衣裳单薄,除了掌中一剑,似已身无长物。
  剑鞘残旧,剑锷上的青铜也已变却颜色。
  看来这剑不会是好剑,就和它的主人般落拓。
  剑无名,人在江湖也无名。
  除了他的几个朋友之外,江湖上根本就没有人听过他的名字。
  他还年轻,才二十出头。
  无名之人,当然不会受人所重视。
  他不甘寂寞。
  他必须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让天下间每一个人都知道他的名字。
  剑不能无主。
  人不能无名。
  东方天际,已露一线微白晨晖。
  人呢?
  他将来是否也会像这一线微弱的晨晖,渐渐在天地间发出更灿烂的光芒?

  (二)

  天色渐更亮,只见绚烂壮丽的云彩,围绕在群峰之上。
  群峰虽然高耸入云,但在日观峰上,群峰、彩云却俱在足下。
  蓦地,旭日在彩云间浮现出细小的一角。
  天际万道金光即时迸射,穹苍已化作金黄色的世界。
  旭日更高升。
  它从云海里缓缓地浮出,这正是自古以来,一直最令人向往的“泰山日出见云海”奇景。
  面对着这一幕波澜壮阔的奇景,薄衣少年不禁看得出神。
  直到他身后出现了一个锦衣中年人,他还是没有改变站立的姿势。
  他似已浑然忘我。
  锦衣人的眼睛清澈而冷酷,一直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少年。
  一轮旭日,终于有如一个浑圆的大火球跃出云海,阳光之下,触目尽是变化万千的瑰丽图画,倘非亲自置身于此,又有谁能想象到世间竟有此等奇景?
  两人的姿势还是没有改变,只是锦衣人的嘴角已开始流露出一种充满萧杀意味的微笑。
  “我来了。”他终于首先开口。
  少年一笑,依然背向着他。
  “在今天之前,谢大侠可曾到过此处?”
  锦衣人点头。
  “六年前,谢某曾三度登上此峰,可惜俱遇上恶劣天气,不是滂沱大雨,就是云雾蔽日。”
  少年淡淡道:“的确可惜。”
  锦衣人默然片刻,道:“今早总算是个好天气,泰山日出奇景果然值得令人向往,没有让我失望。”
  少年忽然轻叹一声,道:“淮阳谢家九九八十一式天雷神剑,却是令人失望得很。”
  锦衣人额上的青筋似是微微凸起,他冷笑道:“还没有动手,你已知道谢某的剑法不行?”
  少年摇头。
  “在下虽然不是个很谦逊的人,但也决不会狂妄自大。”
  “那么刚才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少年叹道:“自从一百二十五年前,蜀东怪叟曾天雷把天雷剑谱赠给淮阳谢家,百余年来,这九九八十一式天雷剑法都是江湖败类、不忠不义之徒的克星,直到令尊那一代为止,还是没有错杀过一个好人。”
  锦衣人冷冷道:“谢家的剑,本来就是正义之剑。”
  少年突然转身,目光如电般向锦衣人的脸庞厉射:“但这九九八十一式剑法传到你的手里,已因你而蒙上了不可洗脱的耻辱。”
  锦衣人沉着脸,冷冷道:“你还年轻,容易误信人言,我不怪你,但有两件事你却是错了。”
  少年傲然卓立,冷冷道:“在下俯仰问心无愧于人,就算错走千百着棋子,也绝不后悔。”
  锦衣人冷笑道:“你第一件错事,是不该去管别人的私事。”
  少年目光森冷,道:“杀友夺妻,无义无耻,人人得而诛之。”
  “好一个杀友夺妻!”锦衣人忽然仰面狂笑,“不错,无论是谁担上了这条罪名,这一辈子的声誉就注定是永远毁定的了。”
  “你爱惜自己的名誉?”
  “名誉就像像鸟儿的羽毛,没有羽毛的鸟儿又怎能翱翔九霄之外?”
  “谢大侠果然具有凌霄壮志。”少年脸上的神态变得很平静,“你要保存自己的名誉,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
  锦衣人瞳孔收缩,道:“你说该怎么办?”
  少年道:“不怎么办,只消从这里跳下去。”
  说着,伸手向陡峭的山崖一指。
  崖下彩云绚烂艳丽,根本就无法知道究竟下面有多远、有多深。
  锦衣人冷笑不迭,道:“你说自己并不狂妄自大,其实却是个骄狂跋扈、目空一切的无知少年。”
  少年瞧着他,冷冷道:“我若只是个无知少年,你也不会到此赴约。”
  锦衣人道:“这正是你第二件错事,你把我约到这里,无异是自寻死路。”
  少年目光一闪,冷然道:“不错,在这里四下无人,无论你用什么法子杀了我,江湖上的人都不会知道,更不会有人说你以大欺小,对付一个无名小卒。”
  “你看来并不愚蠢,”锦衣人笑了,他的笑容就像是一头残酷的狮子,“可惜我已无法可以容纳你活在世上,否则我一定会收你为徒。”
  少年脸罩寒霜,沉默了很久才说出了两个字:“拔剑!”
  锦衣人仍然站立着,毫无动静。
  “谢某剑下,从来不杀无名之人。”
  “我姓卫。”
  “这一点谢某早已知道,但你的名字呢?”
  “卫翔鹤。”少年已把剑亮出。
  他冷冷一笑,又道:“谢云楼,你现在已满意了吧?”
  锦衣人沉着脸,终于也拔剑。

  (三)

  阳光灿烂,两把剑的剑锋都发出了令人心悸的光芒。
  决战是一件悲壮的事。
  在战士的眼中看来,公平的决战非但悲壮,而且神圣,神圣有如处子的初夜。
  卫翔鹤现在面对的对手,是天枫坡谢家的主人谢云楼。
  谢云楼是中原武林中,人人敬重的淮阳剑客,也有人叫他淮阳第一名侠。
  他是个很有身份的人。
  他似乎不该来到这里,和一个藉藉无名的小卒决战。
  这一战,谢云楼败了固然面目无光,就算是赢了,也绝不见得是一件很光彩的事。
  但他来了。
  对于一个知道自己秘密的人,他怎能轻易放过?

×      ×      ×

  剑锋相对,阵阵杀气,似乎连群峰外的云彩都变了颜色。
  此刻若有别的武林中人观看,他们都必会认为这是强弱悬殊的一战。
  谢云楼当然是充满信心的。
  难得的是,卫翔鹤居然也是气定神闲,在没有动手之前,连谢云楼都看不出他有什么破绽。
  高手比剑,并不一定要在动手之后,才能察觉到对方的破绽。
  谢云楼曾经不止一次,在双方还没有交手之前,就已经看出了对方的破绽在哪里。
  每当遇上这种情况的时候,谢云楼往往只发出一剑。
  因为他只消一剑已足够把对方完全摧毁。
  但眼前的卫翔鹤,没有破绽。
  最少,在正式动手之前完全没有。
  虽然如此,谢云楼仍然有把握,可以一剑就把卫翔鹤整个人摧毁。
  那是绝对的把握。
  这一次,卫翔鹤必死无疑!

  (四)

  晨光下,两人仍然在对峙。
  谢云楼右手持剑,一双眼睛如同利刃般,几乎可以穿过卫翔鹤的心脏。
  卫翔鹤一直都是那么镇定。
  但忽然间,他双眉一蹙,似乎有点不对劲。
  谢云楼没有趁机进攻,他仍然在盯着这个向自己挑战的少年。
  卫翔鹤忽然面色苍白如雪。
  谢云楼却笑了,他的笑容甚至比忽然发了大财的人还更愉快。
  “怎么?你为什么还不出剑?”
  卫翔鹤仍然没有动手,但额上却已渗出了一颗一颗晶莹的汗珠。
  他的手甚至在发抖。
  因为在这一瞬间,他忽然发觉自己的内力,竟然完全消失!
  但凡学剑的人都知道,剑法上的招式虽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却是使剑者本身的内力。
  劲力不足的剑招,就算怎样精妙,当遇上高手的时候,也是必败无疑。
  剑招与内力,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
  卫翔鹤自六岁学剑,这十余年来,可说是从来都没有一天间断。
  他对于本门的剑招,可说是练得滚瓜烂熟,就算是把他的脑袋削开,他也绝对不会忘记。但他却在这一瞬间,忽然发觉自己的内力完全消失。
  面对着谢云楼这等高手,他又怎会有侥幸的机会?
  他实在难以明白,自己的内力为什么会忽然消失的?
  当他登上日观峰的时候,他还是可以提气运力,施展轻功,很轻松的就来到目的地。
  但当决战已来临的时候,他却竟然变成一个完全没有内力的人。
  他的心境,就像是一个准备拨刀搏虎的猎户,忽然发觉自己的刀已经失落,只余下毫不管用的刀鞘。
  这真是一件很要命的事。
  谢云楼也就是要他性命的人。
  剑锋晶莹,心却已冷。

×      ×      ×

  一阵山风吹了过来。
  卫翔鹤不但心已冷,连手足都已冰冷如雪。
  他如堕千年冰窖,更像是已经掉进了万劫不复的地狱。
  谢云楼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愉快,他道:“你一定很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卫翔鹤咬着牙,终于点头。
  谢云楼淡淡笑道:“你昨天是不是在金堂客栈度宿?”
  卫翔鹤又点头。
  谢云楼悠然道:“你是否还记得,客栈里有个卖唱的姑娘?”
  卫翔鹤目光一亮,但脸上仍然是一片大惑不解的神色。

×      ×      ×

  他当然没有忘记那个卖唱的姑娘。
  他甚至没有忘记她发髻上插着一朵小红花。
  那卖唱的姑娘叫美莺。
  她的脸庞很美。
  她声音也确如出谷黄莺。
  她只是在客栈店堂中清唱了几句,就已把卫翔鹤深深的吸引着。
  但美莺只是唱了几句,就给三个无赖汉欺负,还当众动手动脚,可说是目无王法。
  卫翔鹤不是六扇门中人,他不是衙差、捕快,他并不代表王法,也不会执行王法。
  但他却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法律。
  这一套法律,也是每一个有正义感的江湖人必定遵从的法律。
  这套法律已很老了,也许自有人类开始以来,就一直有这套存在。
  这法律只有八个字。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卫翔鹤拔的不是刀,他用的是剑。
  但他也没有拔剑,他用的是一双比铁石还坚硬的拳头。
  虽然他花在剑法上的时间,远比花在练拳的时间多千百倍,但他的拳法,用来对付这三个无赖,已是绰绰有余。
  即使他只用一只拳头,也嫌太多。
  事实上,他只消用一根指头,就已经可以把他们击倒。
  三个无赖吃足了苦头,最后的下场是抱头亡命飞窜。
  但那个叫美莺的姑娘,却已吓得快要昏倒过去。
  卫翔鹤急忙扶着她。
  美莺发髻上的小红花,传出了一阵令人心醉的香气,但这种香却似乎有点古怪……

×      ×      ×

  想到这里,卫翔鹤终于明白了。
  “是那一朵小红花!”
  “不错,就是那一朵小红花。”
  谢云楼笑了笑,慢慢的说道:“那朵花里早已放了一种毒香,可以令人在六个时辰之后,突然完全丧失内力。”
  卫翔鹤几乎气得晕倒过去。
  倘若他败在谢云楼的剑下,即使被斩为肉酱,他都绝不会生气。
  但他却败在一个卑鄙的阴谋中。
  他实在败得不服气。

×      ×      ×

  谢云楼又在催促他:“话已说完,请动手!”
  卫翔鹤突然大喝一声,挺剑全力刺向谢云楼的心脏。
  这一剑本来很精采,就算不能立刻杀了谢云楼,最少也可给他威胁。
  可惜现在他的剑,就像是一个没有生命,也没有灵魂的走肉行尸。
  现在这一剑也可以杀死一些武林中三四流的角色,但用来对付谢云楼,却是差得远了。
  谢云楼轻描淡写的就把这一剑化解,然后又轻描淡写的回刺一剑。
  他的剑法很轻松,他的心情更轻松。
  困为他已解决了这个知道自己秘密的无知少年。
  在谢云楼的眼中看来,卫翔鹤的确是个无知的人。
  最少,他连那个卖唱的姑娘是谁都不知道。

×      ×      ×

  彩云渐散,天朗气清。
  日观峰上,只有一人。
  他的眼睛瞪得很大,脸上愤怒的表情也已僵硬。
  一蓬鲜血,湿透那单薄的衣裳,染红了他的胸口。
  他掌中还有剑。
  剑无名,人也无名。
  莽莽江湖,又可知有多少像他一般的人,遭遇到同样卑鄙阴险的陷阱?

  (五)

  谢云楼带着愉快的微笑,离开了日观峰。
  他的剑上的血迹早已抹干。
  就在这一天,他决定要找一把杀人不沾血的宝剑。
  可惜,他错过机会。
  他居然没有看出,那个死在自己剑下的无名小卒,他掌中的剑就是一把宝剑。
  一把足以震撼整个武林的宝剑。
  还有一点是谢云楼没有料到的,就是当他离开了日观峰之后不久,又出现了另一个人。
  这人的年纪很老了,连牙齿也没有剩下几枚。
  但他的轻功,却堪称出神入化。
  最少,连谢云楼这种高手也没有发觉,这老人早已在日观峰上。
  一个无名剑客的性命已终结。
  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却刚开始……

相关热词搜索:七神龙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黑衣杀手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