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2019-09-14 14:54:30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又是一个星夜。
  不是夏天的星夜,而是严寒的星夜。
  幸好天气虽冷,酒却是热的。
  在一间小饭铺最角落的一张桌子,有一个小小火炉,一壶热酒。
  桌旁有窗。
  大雪飘舞已三天。
  冬夜漫漫,仿佛比白昼的时间长了几乎一倍。
  风在呼啸,但除了呼呼寒风之外,天地间已再也没有别的任何声响。
  路很长。
  比漫长的冬夜更长。
  皇甫七星单骑飞奔,冒着风雪,疾驰在这条寂寞的大路上。
  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一个念头就是:“追杀!追杀!追杀雪刀浪子!”
  冬夜虽然漫长,黎明终于还是来临到人间。
  风雪已停,停得令人感到有点突然。
  但皇甫七星忽然闯进望冰楼的时候,更给人一个突如其来的感觉。因为他竟然是连人带马一起闯了进来的。
  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响起。
  桌,椅纷纷被皇甫七星胯下的青骢马撞跌,但马却一点也不惊慌,依旧势如破竹般直冲进去。
  望冰楼是这里方圆百里地内唯一的食馆。
  但这时候顾客还不多,只有一个。
  他就是雪刀浪子龙城璧。
  皇甫七星今年二十七岁,性格孤独,而且很倔强。
  他会被人形容僵尸。
  虽然他的脸看来苍白些,但他并不长得难看。
  不但不难看,简直就算得上是个英俊儿郎。
  但他对待别人的态度,却从没有人敢加以恭维。
  整整十年,从他第一次在武林中露脸开始,没有人见过他曾有笑容。
  就算有人用手去搔他的腋窝,他都绝不会笑。
  硬绷绷的脸孔,冷冰冰的态度,已成为了他的标记。
  然而,他还很年轻。
  一个如此年轻的人,为甚么会有这种僵尸般的可怕性格?
  龙城璧虽然从未见过皇甫七星,但皇甫七星连人带马闯进望冰楼的时候,他已经知道来者就是僵尸。
  天下间只有僵尸才会在他的胸前,悬挂着一条猴子的肋骨。
  皇甫七星没有朋友,也没有兄弟。
  他只在十年前,养过一头银毛猴。
  但这头银毛猴忽然病逝,皇甫七星就把它的一根肋骨割下,用银练穿着悬在胸前。
  这一根猴子肋骨,又是皇甫七星的另一个标记。
  但他最令人感到可怕的,还是他手中的一双亮银短刺枪!
  天下间最著名的枪,则是金陵岳家的岳家金枪。
  而最快的枪,则是杭州唐老人的那根红缨松木枪。
  只不过近十年来若论杀人最多的,却还是皇甫七星的一双亮银短刺枪。
  别人的枪长有七八尺,但皇甫七星的枪却只有三尺三分。
  不过他用的是双枪,而且两根短刺枪的末端,还有一条银链在连系着。
  银链共长三尺,再加上两根银枪,合共就超过了九尺!
  所以,这一双最短的,也可以变成一根最长的枪,而且还能像毒蛇般左右闪挪窜逛,杀人于盈丈之外。
  这种枪法,当然很难练得成功,因为它已揉合了枪法与鞭法的精华,威力惊人,而且又却极难操控。
  但皇甫七星凭着这一双亮银短刺枪,已在武林中杀过无数的黑白两道高手。
  他并不是职业杀手。
  他杀人并不一定为了金钱。
  甚至有时候有人瞪他一眼,他就会无声无息的走过去,然后一枪将那人刺死。
  龙城璧来到望冰楼的时候,这里才刚启市营业。
  他坐在靠墙的一张方桌,吩咐店小二来一坛烈酒。
  谁知这酒还末送上,皇帝七星的一双亮银短刺枪已直向他的胸前插去。
  石破天惊的一击。
  绝不留情的双枪。
  双枪从半空直刺而下,去势又急又狠,而且所刺的部位极其准确,尽是龙城璧的死穴!
  天下间能够避得开皇甫七星双枪的人,绝不会多。
  假如你在旁目睹这两枪的去势,你一定会替龙城璧深深的担忧。
  困为这两枪已将龙城璧的前后退路,都完全封死。
  龙城璧的刀也许很快。
  但他没有拔刀。
  风雪之刀仍在鞘内,人也依旧稳坐如泰山,连姿势也丝毫没有改变。
  他这份稳定和沉着,已迹近乎一个死人。
  也许只有死了的人,才会如此漠视皇甫七星的双枪。
  但龙城璧并不是死人,他比任何活人更加灵活。
  就在双枪枪尖几乎已触及他衣襟之际,他忽然双腿一蹬,整个人向后弹出。
  皇甫七星人在鞍上,枪在手中,他本认为龙城璧已退无可退,谁知道龙城璧竟然向后弹出,将背后的一堵砖墙撞破一个大洞!
  这一着,可算是大出皇甫七星意料之外。
  但他的反应,也敏捷之极,龙城璧刚撞墙穿身出外,他的人已离马鞍,从另一个窗户飞纵出去。
  望冰楼的后面不远,有一个小湖。
  但湖面上已结了一层薄冰。
  皇甫七星双枪化为两节长枪,已向龙城璧电射而出。
  这一枪的来势,迅疾无比,而且两人的距离又不远,实是险极。
  但在这时,龙城璧终于拔刀了。
  风云之刀刚出鞘,皇甫七星的枪已射向他的眉心。
  只见一股寒森森的光芒,突然闪起,“锵”一声响,刀将枪震荡开三尺。
  皇甫七星厉喝跃起,向前冲出。
  飕!飕!飕!
  又是连续三枪。
  龙城璧叹了口气,他实在不喜欢在这个时候杀人。
  但他却更不愿意被人所杀。
  既不想杀人,又不想死在别人的下,最简单的方法,似乎就是逃之夭夭,一走了之。
  但皇甫七星的枪,却像条恶毒愤怒的毒蛇,紧紧扭住他不放。
  龙城璧终于喝道:“阁下再不收手,别怪在下刀下无情。”
  皇甫七星银枪抖动,冷冷道:“刀枪本来就是无情之物,何必废话?”
  龙城璧忽然怒笑,刀势仿佛在刹那间凌厉了一倍:“既然如此,倒要见识皇甫兄的无敌双枪!”
  双枪对单刀,战况当然激烈无比。
  皇甫七星杀气过人,瞬间已将龙城璧逼到湖边。
  这是一片不大不小的冰湖。
  湖面上的冰,并不很厚,绝对不能承受整个人的重量。
  皇甫七星枪如急雨,似乎想把龙城璧逼进湖里。
  但龙城璧手里的风雪之刀,还未见的落于下风。
  皇甫七星虽然表面上看来步步进逼,但真正逼着对方的人,却是龙城璧。
  突然间,龙城璧斜斜的一刀刺去。
  这一刀看起来并不比皇甫七星的枪更快。
  但却偏偏使皇甫七星闪无可闪,避无可避。
  虽然他手里有两根短枪,但竟然已被龙城璧的一柄刀封住,连招架都来不及。
  龙城璧这一刀刺出之后,连他自己都有点感到后悔。
  他本不想杀皇甫七星的。
  他倒很希望知道,皇甫七星为甚么要来追杀自己。
  可是,这一刀刺出,已无异宣判了对方的死刑。
  刀还未刺进对方的咽喉。
  但龙城璧已肯定,这一刀绝不会落空,因为皇甫七星的双枪去势已老,而刀尖刺出的地方,正是皇甫七星枪法唯一的破绽。

相关热词搜索:血溅黑杜鹃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