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铁胆魔手重现人间
 
2019-09-18 14:51:58   作者:龙乘风   来源:龙乘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

  二月初五,晨。
  玉堂城。
  十八匹快马,十八个头扎着黑布巾的红衣大汉,每人都悬佩着一把没有鞘的金柄大刀,冲出城外。
  杀气腾腾的杀人好手都岀了城,他们又准备去杀谁?城里的商号,已有一大半悄悄的关上了门,连胆子很大的卖酒老六,都不想做买卖了。

×      ×      ×

  才启市,又关门,当然是一件很没趣的事。
  但这总比给那些亡命之徒杀进店里好得多。
  这十八个杀人好手,都是甘一拜的手下。
  甘一拜是参商,转门打家劫舍的参商。他吃富商,也吃强盗,却以参商自居,严然是玉堂城中第一号大享。
  他不是正人君子、是强盗,盗中之盗。
  但他绝不扰及玉堂城的人,因为他已在这繁盛的城镇里,有了家,有了儿女。
  据说,他已洗手,不再做强盗。
  他在城中开设了两家客栈,三间酒家,一座赌场,赌场后还有一间香莱院。
  虽然不干强盗,但他仍然是财源广进,人也胖了不少。他不怕胖,更不怕钱财越来越多。
  但他却怕老婆。

×      ×      ×

  甘一拜本来不是个畏妻如虎的人。
  相反地,他的妻子,很怕他,怕得要命。
  但并不是现在这一个。
  他从来都不会在同一个时候,拥有两个妻子。他认为这种事未必就是艳福齐天,反而会很麻烦。
  从十五岁开始,他已是个大男人」
  那时候,他娶了一个比自己只年经三天的少女为妻。
  他觉得很有趣。
  因为这个少女是和他在一起长大的表妹。
  但到了十六岁,他已休妻。
  休妻再娶。
  自此之后,他娶妻、休妻、再娶、再休、休了再取,娶了再休,似乎娶之不尽,也休上了瘾。
  对女人来说,这是一种“坏习惯”。
  但在甘一拜看来,这是一种光荣。
  他常说,这是为天下间所有的男人争取了面子。
  但这是否真的“很有体面”?
  这是见仁见智的事。
  直到三年前,他在一年中相继地娶了四个妻子。
  本来他还想再讨第五个,但当他娶到第四个妻子的时候,他的脾气忽然变了。
  他以前是个唯我独尊的“大丈夫”。
  但从那一次洞房花烛之夜开始,他好像由“大”变“小”,从“大丈夫"变成“小人物”。
  这个妻子并不凶。
  甘一拜在这一年中,共娶的三个妻子,都属于“环肥型”。
  而这一个,则属于“燕瘦类”。
  她看来是那么柔和,弱质纤纤,连说话时的声音,都是那么娇小。
  她嫁给甘一拜的时候,才十九岁。
  在不少人的眼中看来,她实在是有点可怜,那就像是一头掉进虎口的羔羊。
  可是,世事变幻莫测。
  这条可怜兮兮的羔羊,忽然变成了一头母老虎。
  倒是一向雄纠纠,霸气十足的大盗头子,忽然染上了“季常之癖”。
  当他看见了这个“娇妻”的时候,就算在盛怒之中,也会忽然脸上表情突变,变成一头小狗一般,凶不起来。
  “娇妻”命令一下,就算是叫他在腊月北风天里跳进海里,他也不敢不从。
  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她为什么能把这个大盗头子弄得柔顺如羔羊?
  直到目前为止,这还是一个迷。
  但自此之后“徐小艳”这个名字就已渐渐传偏了江湖。

  (二)

  十八个能征惯战的杀人好手已出城。
  他们去哪里?
  很少人知道,
  但每个人都希望,他们不会为这个城市带来血腥,烦恼。

×      ×      ×

  日落。
  一轮夕阳,把城墙染成金黄色。
  守城的老卒古烈子,忽然看见远处尘土飞扬,也听见了隐隐如雷的马蹄声。
  他吸了口气。
  他知道,那十八个杀人好手回来了。
  古烈子没有猜错。
  那十八个杀人不眨眼的大汉都已经回来。
  但令他大吃一惊的却是。这十八人竟然没有一个活着,而是给人用一辆大马车载回来的。
  古烈子的脸色,立刻变得和城墙一样金黄。
  这还得了?
  他实在不敢想象,这个城市将会发生怎样的事。

×      ×      ×

  除了那辆大马车之外,还有二十四骑人马,浩浩荡荡而来。
  他们没有进城。
  古烈子正在仔细的瞧看着这二十四骑人马,冷不防一支利箭,破空迎面向他射至。
  飒!
  这支箭来势极快。
  古烈子正想避开,已是迟了。
  箭镞不偏不倚地,恰恰射在他头顶上。
  古烈子暗叫:“完了!”
  在这一瞬间他忽然发觉裤裆湿了一大片。
  他有个儿子,儿子已成亲,而且快要为他生个孙子了,唉!
  想不到自己竟然没有机会看见这个孙子。
  真不幸!真倒霉。
  古烈子差点要老泪纵横。
  他以为这一次必然死在箭下了。
  他在等待着死神的召唤。
  但死神没有来,来的是个像天神般魁梧壮大的白衣大汉。
  这大汉瞪了他一眼:“快去找甘一拜,,叫他滚出来领死。”这时候,古烈子才摸摸头顶。
  头顶不错是有支箭,但它没有射穿自己的脑袋,而只是射穿了帽子。
  他吁了口气,立刻对这白衣大汉说:“我现在马上就去找甘爷……”

  (三)

  不必古烈子的传报,甘一拜已知道强敌已临。

×      ×      ×

  与甘一拜一起出来的,有两个蓝袍老者,二十八名武士。
  这二十八武士,都骑着色泽划一的西藏纯种白马。
  纯白的骏马,纯黑的劲装,佩着金光湛然的金刀,这一队金刀白马武士,的确是威风八面,帅极了。
  还有那两个蓝袍老者,一个长着稀疏的山羊胡子,面如白纸,毫无半点血色,但另一人却是红光满面,神态威严已极。
  双方都是杀气腾腾。
  箭已在弦,一触即发。
  就在城外杀气腾腾的时候,卖酒老六的小酒铺里,还有两个酒鬼,正在喝得天昏地暗。
  他一早就关门,不打算做买卖。
  但到了正午,有人敲门。
  卖酒老六大声道:“今天不卖酒。”
  门外一人沉声道:“你说什么鸟?再说一遍?”
  卖酒老六一怔,吸了口气,再说:“今天不卖酒。”
  这人怒道:“放屁!”
  卖酒老六道:“也不卖屁!”
  这人又敲门。
  但这一敲,却不简单。
  庄是一道很结实的木门,就算用斧头也未必可以轻易把它劈开。
  但当这人再敲门的时候,居然连门都敲穿了一个碗大的洞。
  卖酒老六吓了一跳。
  他看见了一只和自己头颅差不多大的拳头。
  这人又喝道:“老子别的功夫不行,拆屋子却是个大行家,连酒铺也不卖酒,留来何用?倒不如让老子把它整间拆掉好了。”
  卖酒老买面无人色,心想:“这次瘟神找上门来了。”
  正是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早早就关门,以为可保平安,岂料弄巧反拙,连大门都给人撞穿了。
  再不开门卖酒,说不定这店子立刻就化为乌有。
  他不敢怠慢,急急开门。

×      ×      ×

  门外来了一个大胖子,手里捧着一个大得吓死人的酒坛。
  卖酒老六虽以卖酒为生,但也从未见过有人捧着这么大的酒坛。
  人也胖,酒坛也是大得厉害。
  大胖子瞧着卖酒老六,道:“装满它,要装最好的酒。”
  卖酒老六不敢说什么,依言照办。
  在大胖子的身后,还有一个不断在身上捉虱子的臭叫化。
  这叫化大概四十岁年纪,手里提着一只叫化鸡,还有一个铜葫芦。
  这个铜葫芦也是用来盛酒的,但和大胖子的大酒坛相比,却是差得远了。
  这叫化似乎对吃鸡的兴趣,远胜于喝洒。
  他很快就吃掉了一只叫化鸡。
  卖酒老六把大胖子的酒坛载满酒后,又匆匆把门关上。
  大胖子道:“老板,今日你就只卖酒给老子?”
  卖酒老六唯唯诺诺。
  大胖子喝了两口酒,淡淡道:“只要老子有酒喝了,你就是三年不卖酒给别人,老子也不会不高兴。”
  卖酒老六叹了口气,道:“俺老六认为,今日准是一个倒霉的日子。”
  大胖子瞪着眼:“你是在说老子?”
  “不,別误会,千万不要误会,”卖酒老六双手乱摇:“大爷酒量大,器量也大,怎会令人倒霉呢?”
  大胖子眨了眨眼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卖酒老六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这里今日杀气腾腾,好像随时都会有人攻进城里。”
  夫胖子打个哈哈。
  “你真会说话。”
  叫化瞧着他,忽然说:“你也真会说笑。”
  叫化忽然要上茅厕。
  但他一去之后,直到很久很久没有回来。
  卖酒老六有点奇怪,忍不住问:“他是否真的去茅厕?”
  大胖子道:“他是说去茅厕的。”
  卖酒老六道:“但他是不是真的去茅厕?”
  大胖子道:“你要担心些什么?”
  卖酒老六道:“我担心他忽然在茅厕里昏倒。”
  大胖子说道:“你曾经有过这种经验吗?”
  卖酒老六点点头:“是的,那一次险些完了。”
  大胖子道:“看来你的身体并不怎样好?”,
  卖酒老六道:“的确很差。”
  大胖子道:“但这个臭叫化的身体比你强,而且也不是去茅厕。”
  卖酒老六道:“那么,他去了什么地方?”
  大胖子道:“城外”。
  卖酒老六一怔。
  “城外?他出城外干吗?
  “干点好事。”
  “什么好事?”
  “杀人。”
  大胖子淡淡一笑,忽然把酒坛里最后一口酒喝光,然后对卖酒老六说:“再把酒装满,老子回来的时候再喝。”
  说完之后,一摇三幌的岀门。
  卖酒老六瞧着这人胖大无比的背影,喃喃道:“这家伙是不是天下第一号大醉鬼唐竹权?”

×      ×      ×

  斜阳渐堕,一群飞鸦从远处而来,但旋即又远远飞去。
  甘一拜的目光,始终盯在一个人的脸上。
  虽然每一道皱纹都是那么深刻,但这人的年纪,却并不太老。
  他甚至比甘一拜还年经。
  他现在才四十三岁。
  但在二十五年前,这人已是威震河溯的一方霸主。
  提起铁胆魔手董裕,这六个字已足以使人不寒而栗。
  而他,也的的确确是具备着这种吓人的条件。
  他曾经是铁胆山庄庄主,庄中高手如云,势力更是遍及河溯,声威之盛,一时无两。
  然而,每个人都会碰上挫折。
  三年前,铁胆山庄忽然发生一场神秘的大火。
  初时,山庄中人还以为是失火,等到他们忙于扑救之际,熊熊烈火中,忽然有一群不明来历的杀手掩至。
  那不是失火,而是被人纵火。
  他们遭遇到可怕的偷袭。
  结果,铁胆山庄化为灰烬,董裕也在大火中被烧成焦炭。

×      ×      ×

  一直都被江湖中人以为已经烧成焦炭的铁胆魔手突然岀现在玉堂城外。
  他没有死,但脸上的皱纹却更深刻,那就像他内心的仇恨一样。

相关热词搜索:逐鹿中原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双绝神君与双绝刀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