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2019-08-17 22:32:32   作者:慕容美   来源:慕容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八月,北雁南飞。
  马路走在黄土官道上,目送一队排成人字形的雁阵嘎嘎然掠过了顶空,于云天远处消逝,心中怅然若失,感慨万千。
  他没有去过雁来的地方,但他却住过雁去的地方。
  因为,那是他的故乡。
  十多年来,每年这个季节,他都羡慕地望着一队队的雁阵掠过蓝空,飞向南方,飞向温暖的气候,飞向肥美的水草,飞向它们的第二故乡。
  飞向他的第一故乡。
  每年这个时候,他都希望能跟雁阵结伴归去。
  可是,每年他都几乎为着一个相同的理由,如失群孤雁般,漂泊异乡,餐风饮露,做着他不想做而又不得不做的事。
  每年,他最大的享受,便是向一些来自南方的客商,探听一些南方的消息。
  可是,知道了南方的消息又怎样?
  景物依旧,人事已非。
  旧愁未消,又添新愁。
  江南春尽离肠断,苹满汀洲人未归!

×      ×      ×

  官道尽头,是一片辽阔的枫林。
  枫林深处,有块空地。
  空地上挖了一个大坑洞,坑洞上架了一口大石锅,锅中正煮着一锅香喷喷的兔肉。
  那是一只八九斤重,肥得像头小绵羊的灰毛大野兔,它是三名流浪汉的晚餐,也是他们准备喝下一大坛子酒,唯一的一道下酒菜。
  就在三名流浪汉一切处理完毕,各舀了一大碗酒,围着兔肉石锅,打算动箸之际,枫林中忽然走进来一名青年汉子。
  三名流浪汉望着这个向他们走过来的青年汉子,先是带有几分敌意和疑讶之色,但三人很快的便放松戒备神情,同时露出会心的微笑。
  因为他们已看出这青年汉子也是个流浪汉。
  一个比他们三兄弟显然还要潦倒得多的流浪汉。
  青年汉子走了过来,掏出七枚小铜钱,摊排在石锅边沿上,然后从背袋拿出一只粗瓷碗来。
  “我只剩下这么多钱,想向你们分几块肉。”他的脸色很憔悴,但双目却炯炯有神,声音也很镇定:“如果钱太少,不够买肉,就请你们给我一点汤。”
  三人中那个矮胖汉子接过粗瓷碗,伸入石锅中,不分肥瘦,连汤带水,舀了满满一碗滚烫的兔肉递了过去。
  “兄台怎么称呼?”
  “马路。”
  “马路?”
  “我姓马,单名路。”青年汉子接过粗瓷碗:“谢谢三位大哥,这一碗肉你们给得太多了。”
  “兄弟姓孙,名叫孙大维,外号野狼。”他指指那个身材粗壮,脸上有刀疤的汉子:“这是我们老二薛天龙。”
  接着,他又指指另外一个瘦高汉子:“这是老三蔡玉棋。”
  马路点点头,分别喊了一声“薛老二好”和“蔡老三好”。
  “你先把这一碗肉吃下去!”野狼孙大维指着马路的粗瓷碗:“吃完了,拿空碗过来,咱们喝酒。酒有一坛子,肉有一大锅,尽够咱们哥儿几个啖个痛快!”
  马路退后两步,在空地上坐下。
  他先放下了肉碗,然后从背袋里取出两个玉米饼:“谢谢,你们请,我吃下这个就够了。”
  孙大维是个粗人,不习惯拉拉扯扯婆婆妈妈的那一套,他见马路不肯过来,也就不再客气了。
  回过头,迳自招呼自己的两名兄弟吃喝起来。
  孙大维和他的两名兄弟,酒量食量都不错。
  马路吃下他手中的最后一口玉米饼,三兄弟也将一大锅子的兔肉和一大坛子的酒干得精光。
  孙大维抹抹嘴巴,抹在掌心上的油渍,顺势就搓擦在衣摆和衣袖上,他重新打量了马路几眼。
  “弟台也是个会家子?”
  马路收起粗瓷碗,道:“练过几年。”
  “过去在那条道儿上混?”
  “打杂、卖体力。”
  “没有靠过码头?”
  “没有。”
  孙大维点点头,没有再问下去。
  他懂得江湖上的规矩。
  他们萍水相逢,还谈不上深厚的交情,如果一股劲儿盘问下去,就算他是一番好意,也极容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所以,他很快的便转换了一个话题。
  “瞧你兄弟这身打扮,好像也混得并不怎么得意。”他注视这马路,语气很恳切:“既然你老弟有着一身好功夫,干嘛不去投靠洪五爷?”
  马路抬头道:“洪五爷?”
  孙大维有点意外,忙问道:“怎么?你连大洪山穿云豹子洪剑青洪五爷都没听别人说过?”
  马路眨了一下眼皮道:“这位洪五爷有钱养闲人?”
  孙大维哈哈大笑,道:“养闲人?哈哈……你老弟年轻力壮,又会几手,能算是一个闲人?”
  马路道:“既是这样,你们三位为何不投靠过去?”
  孙大维再度哈哈大笑:“你怎么知道我们不会去?”
  “这……”
  “我们若不是为了去投靠这位洪五爷,我们会走到这条路上来,我们劝你老弟一起去吧!”
  孙大维转身向两名盟弟挥手:“收拾收拾,该去找个好位置了。”
  他的两个盟弟应了一声,便忙开收拾起来。
  他又问马路:“老弟要不要和咱们一起走?”
  马路茫然道:“你说要去找个好位置?”
  孙大维又笑了,笑得很诡秘,他压压了嗓门道:“老弟,你知道打这儿去大洪山,还有多少路程?”
  马路摇摇头,道:“没有走过,不知道。”
  孙大维道:“这儿是新野县境,到枣阳是二百里,从枣阳到大洪山,是这段路的四倍,前后加起来,最少要走半个月以上才能到。”
  马路忽然点头:“唔!我懂你孙老大的意思了。你说找个好位置,就是找份好工作。大家干活积蓄一点工资,好做将来上路的盘缠。”
  孙大维本来想笑,又接着道:“瞧你老弟老老实实的,想不到说起话来,还真逗趣。”
  他没等马路开口,又接着道:“如果照着你老弟的意思办,我们要等到哪一天,才能到达大洪山?”
  马路现出迷惑的神情道:“否则……”
  孙大维低声道:“不瞒你老弟说,我们想在这附近干一票。”

×      ×      ×

  太阳偏西,枫红如火。
  远处山脚下,已有炊烟袅袅升起。
  官道一端,忽然出现两个小黑点子。
  那是两名徒步而行的客商。
  孙大维守候过久,已显得有点焦躁不安,这时忽然发现猎物目标,不由得霍地站了起来。
  他扭头望望另一边藏身树桠中的老二薛天龙和老三蔡玉棋,朝两人分别比了一个手势。
  显然,他在示意两人作动手之前的准备。
  马路忽然冷冷的道:“孙老大,你坐下。”
  “你这什么意思?”
  “这两人你们动不得。”
  孙大维讶然转过脸去道:“为什么?”
  马路看向远处,淡淡的道:“来的是一对年老的主仆,在这种人的身上,不会有什么大油水。”
  孙大维道:“再不济,三五两银子总该有吧?”
  “这个数目也许有。”
  “那不就结了!”
  “但你也该想想,这很可能是他们主仆辛苦了半年或一年的血汗钱,我们刮下了这笔银子,人家一家日子怎么过?”
  孙大维道:“要都像你老弟这样天生一副菩萨心肠,干我们这一行的,岂不个个要喝西北风?”
  快要下山的太阳又圆又大又红,但从西北高原上吹过来的季节风,却是越来越使人感觉冷。
  虽然鲜明艳丽但已失去热力的太阳下,有雁阵飞过。
  飞向南方。
  “我的心肠并不如你孙老大想象那么慈悲。”马路目光遥凝远处快要下山的太阳:“我马路杀过的人,也许比你们三兄弟的人加起来还要多得多。”
  孙大维不由一怔。
  马路拔起一根已半枯的野草,在指头上绕揉,接着又说:“但我不管杀人也好,救人也好,我都一定遵守一项不变的原则。”
  “什么原则?”
  “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孙大维脸色一白,两眼瞪得大大的,眼光之中闪射着一股怒意,怒意中也隐透着几分惧意。
  “喂!兄弟,你别弄错了!”他双手叉腰,挺着腰肢道:“是我野狼孙大维收容了你,并不是你兄弟收容了我们熊耳三雄。”
  “我知道。”
  孙大维更加生气的道:“你知道,你这样开口就教训人,你是不是以为你已成为了我们熊耳三雄的首领?”
  “放心,你孙老大的地位牢固得很。”马路淡淡一笑:“就算你们熊耳三雄心悦诚服,我马路也不会成为你们熊耳三雄的首领。”
  这一说,孙大维更不自在了,忿声道:“因为我们熊耳三雄不入流,不在你马兄弟的眼里?”
  马路又移目望向远处,淡淡的道:“我们的作风和想法都不同,我们不该谈论这些的。”
  孙大维道:“不谈这些最好。现在,我且请教你老弟,如果放过了这对主仆,我们怎么办?”
  马路道:“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有的是机会。”
  孙大维道:“别打高空了,老弟。我只问你,假使错过了这一票,我们大伙儿今晚怎么过?”
  马路道:“我保证会替你们猎获几只野兔或野狼,绝不会让你们饿着肚皮挨过这一夜的。”
  孙大维道:“酒呢?”
  马路道:“我会替你们去镇上买一大坛回来。”
  孙大维冷笑:“买一大坛?嘿嘿!你老弟说得倒轻松。用你老弟那七枚小铜钱去买?还是要咱们哥儿几个剥裤子?”
  马路道:“没钱买,我会去偷!”
  孙大维皱皱眉头,欲言又止。
  主仆两个人走过来了。
  从两人的相貌和装束上可以看出,走在前面的老者,显然是位结束了西席生涯的老夫子。
  后面挑了一担简单行李的,正是一名忠厚的老家人。
  主仆两人走过去了。
  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马路起身,走入林中:“我去里面找猎物,你们宰杀时,我再去八里铺替你们弄些酒回来。”
  孙大维忽然道:“慢一点。”
  马路转过身来道:“什么事?”
  孙大维目注官道远处,面带喜色道:“我们的运气好像还不错呢!那边有一伙正点子来了!”
  马路走回原来站立的地方,朝孙大维目光示意之处望去,发现刚才那对主仆出现的官道上,果然又出现了一大伙人。
  马路眼力超越常人。
  他很快的就看清来的是一组骡车队。
  前面两头健骡上,驮着的是一名中年华服汉子,和一名像管家身份的老者。
  后面是两顶乘坐内眷的青篷小轿,再后面则是三辆满载箱笼杂物的大板车,以及四五名徒手而行像家丁模样的短衣壮汉。
  孙大维扭过头来道:“你老弟这下该没有话说了吧?”
  马路道:“我们要的,只是一点盘缠,希望最好能适可而止。”
  孙大维道:“你老弟不想帮忙?”
  马路仍注视着前行的骡车队,道:“等会儿由我对付后面那批家丁,看样子他们可能都会几手武功。”
  孙大雄欣然道:“好,要得,等下就瞧你老弟的了!”
  马路道:“等下我也要瞧你们的。”
  孙大维一怔道:“瞧我们什么?”
  马路道:“希望贤昆仲别太贪心,也别太黑心。我们要的是银子,请招呼薛老二和蔡老三不须亮家伙,不可伤人命,更请切记别惊吓了人家的女眷。”
  孙大雄点头:“我知道!”
  接着,一场文雅而出奇的抢劫展开。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醉芙蓉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回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