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血路 正文

第一回 血的戒指
 
2019-08-21 12:05:20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绝尘岩”像一尊巨神,俯视着静谥空谷的原始森林,它静静地伫立在中条山的“绝尘谷”中。
  倏然——一条黑影像幽魂一般,飘落在“绝尘岩”上,但见这条黑影年约十六、七岁,长得俊美健伟,可是,衣饰却破烂不堪,这与他俊美的外表极不相衬。
  他身子甫自站在“绝尘岩”上,目光一扫,向岩洞奔了进去,口里说道:“爹!我回来了……”
  一阵轻咳之声从洞内传了出来,少年人一个箭步窜了进去,洞中的一张石床上躺着一个脸色如腊,双目低陷的生病中年人。
  他那失神的目光落在了少年人的脸上,低陷的双目中,突然掉下了两行泪水。
  少年人忙走到床前,叫道:“爹,你怎么又哭了?”
  那生病老人凄惨一笑,道:“孩子,我恐怕不行了!”
  “不,爹,你会好的,仇庄主答应明天给我半个月的牧牛薪水,明天,我一定再为爹买几帖药回来……”
  生病老人怆然地摇了摇头,道:“不必了,只要……唉!”
  “只要甚么?爹!”
  “唉!仇庄主只要不再骂你野孩子就好了。”
  “爹,我可以忍下这个气,只要爹病好了,我甚么都愿意!”
  生病的老人突然问道:“孩子,你叫甚么?”
  少年人闻言,脸色倏变,他望着那生病老人道:“我叫周豪!爹,你为甚么老问我名字?”
  “我……我怕你忘了……唉!”
  他又轻叹了一声,道:“孩子,我想传你一些武功,可是我无能为力!”周豪脸色变了,他好像做了一件亏心似的缓缓垂下头去。
  这刹那间,一件奇怪的事突然映进在他的脑海,他在牧牛时碰见了一个和尚,六年来,这和尙一直在传他武功。
  他不知那和尙是谁?那和尙也不准他告诉任何人这件事。
  他知道他父亲“魔风剑”周青,曾经是一个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至于他父亲的往事,他就一无所知了。
  就凭刚才他飞身落在“绝尘岩”的身手看来,武功已有相当造诣,可是这其屮原委,周青却一点也不知道。
  周豪低声道:“爹,你不要想得多了,等你病好了之后,你再传我武功吧!
  “可是,这已是不可能的事……”
  周豪正待答话,突然,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冷冷说道:“不错,这是不可能的!!
  声音骤然傅来,不但令周豪吃了一惊,就是身罹重症的“魔风剑”周青,也为之色变!两个人的目光,不由同时望去——
  一张芙蓉粉腮,艳光照人的长发披肩少女,伫立在洞内三尺之外。
  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思议之事,周豪跟那怪和尙学武,已有六载,凭他的武功让来人到了三尺之地,竟会毫无所觉,怎么不令他吃惊?
  而更令他们吃惊的是“绝尘岩”上终年人迹罕至’这长发少女为何突然在这洞内出现?
  长发少女妙目在周豪脸上一转,突然向周青笑了一笑,道:“你就是‘魔风剑’了?”
  周青脸色一变,应道:“正是,不知姑娘是何方高人?”
  “‘高人’两字,未免有些言之过重。”
  她语锋略为一顿,慨然道:“‘绝尘岩’上,却将血染雪地!”
  话落,一转身,突然向洞口走去。
  这最后一句话,说得周青脸色剧变,一种死亡之色猝呈脸部。
  但周豪却冷冷喝道:“你给我停下来!”
  长发少女闻言果然止步,转脸问道:“阁下有甚么吩咐?”
  “妳刚才说甚么?”
  “你没有听淸楚么?”
  “我要妳再说一遍!”
  “我说‘绝尘岩’上,即将雪地染血!”
  “为什么?”
  “你父亲会告诉你……”
  周青从床上一跃而起,接问道:“请问姑娘,来者何人?”
  “‘四海帮’!”
  “啊!”
  周青惊叫了一声,慄声道:“妳说‘四海帮’?”
  “难道你不相信?”
  周青喃喃道:“这一天终于来了……多可怕的一天……”
  他语锋略为一停问道:“那么,姑娘也是‘四海帮’的门下?”
  “这个恕我不说。”
  “姑娘为何而来?向我示警?还是一探虚实?”
  “当然两者都有。”
  她语锋略为一顿,突然冷冷问道:“‘魔风剑’,我有一件事请教,你当年真的是‘四海帮’外堂堂主?”
  “魔风剑”周青正待答话,但见他眉锋一锁,右手突然按在胸前,一阵急咳,脸色大白。
  周豪见状,忙扶住了他,急道:“爹,你大病在身还是不要说话,我扶你上床”
  周青轻轻点了一点头,在周豪的扶持下,又躺回到床上。
  那长发披肩的少女追问道:“‘魔风剑’,我在问你的话呢!”
  周豪脸色一变,喝道:“你给我滚!”
  长发少女被周豪这一喝,不由怔了一怔!当下冷冷道:“为什么?”
  “我父亲身罹重病,不宜跟妳谈话,如果妳再多问,我周豪就对妳不客气了”
  长发少女突然咯咯一阵长笑,只笑得令人汗毛直竖,全身发寒。
  这长发少女是谁?她为何突然而至?
  周豪一个弹身,已经到了那长发披肩的少女身侧,周豪在情急之下,竟施出那和尙所教的上乘绝学来。
  周青脸色倏变,他被周豪这弹身之法吓傻了,因为据他所知,周豪根本不懂武功呀!
  周豪欺到了那长发少女的身侧,冷冷喝道:“妳笑甚么?”
  长发少女戛然而止,她眸子在周豪脸上一转,突然向洞外走去。
  这长发少女真的一走,倒把周豪怔了一怔!他返身入洞。
  周青冷冷道:“豪儿你过来!”
  周豪也突然警觉他刚才所施的轻功,当下战战兢兢地走到了他父亲面前,慄声叫道:“爹……”
  “你跟什么人学武功?”
  周豪脸色猝变,惊惧的目光望着周青,不知所答。
  周青缓和了一下心情,道:“孩子,为父从未传你武功,可是,你刚才弹身之法分明已身怀武学,不知你从何处学来?”
  “爹!”
  周豪的双目流下了忏悔的泪水,道:“爹,我答应他不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一个人的,爹……”
  “对方不准你说?”
  “是的,爹,我怎能说呢!”
  “告诉爹有什么关系?”
  周豪咬了一咬牙,道:“不,我宁愿受爹的处罚,也不能说!”
  周青突然之间慰然地笑了起来,像周豪的一诺千金使他满意而自傲。
  于是,这刹那间,使他想到了一件事,他默默自问,我是否应该告诉他这件事呢?他这无人知道的事在脑海里一转之后,答复是:“不,我个应该在此刻告诉他!”
  可是,如果“四海帮”的人真的一到,还有机会么?当然没啊……
  他望着周豪笑了笑,道:“好孩子,你可知道爹的过去?”
  “爹……等你病好了以后,再谈吧!”
  周豪话声甫落,一声长啸之声倏告破空传至,这啸声听来冷屑至极。
  周青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右手紧紧按住了胸口,一阵干咳之后,道:“孩子,爹再也活不过今日了,告诉你,当年你爹中了‘四海帮’……咳咳……”他咳了一阵子,又道:“‘四海帮’的‘粉面秀士’一掌,已知没有活命希望,可是,爹住在这个洞里,除了两个人知道外,别人根本不知道,想必是这两人其中一个把我的消息泄漏出去……”
  “爹,这两个人是谁?”
  “一个是‘天山子’,另一个是‘神州剑客’。”
  “爹当年真的是‘四海帮’的人?”
  “曾经是的,当年,我私自逃出‘四海帮’,其中自然并非无故,那是为了这一枚‘血的戒指’。”
  话落,他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碧玉戒指,白金环上镶着一颗拇指大小的绿玉,绿玉之上,雕着一只红色人手,匠工之精巧,堪称巧夺天工!
  周豪望着那枚戒指,怔怔出神。
  周青又道:“这枚戒指是无价之宝,我……”
  他说到这里,突然止口,改口道:“这枚戒指之妙用何在?又有什么惊人之处?这个以后你或许会知道。”
  “爹,你为甚么会被‘粉面秀士’打伤?”
  “都是为了这枚戒指,我无意之间得到,被‘粉面秀士’得知……后来,我便逃了出来”
  “于是,被‘粉面秀士’打伤了?”
  “是的,我把这枚‘血的戒指’交给你,希望你好好珍藏,如让武林人物知道,势必出手抢夺。”
  他把“血的戒指”交给了周豪,周豪并没有伸手去接,因为,他从他父亲周青的话里,猜想事情好像不是这么简单。
  他怔了一阵子,才把那枚戒指纳入怀中,周青冷冷道:“孩子,你该走了!”
  “什么?走?爹!你……你叫我走?”
  “是的,你要走了,否则,你我两命就要全部丧在‘绝尘岩’上”周豪咬了一咬刚牙,道:“不,我不走!”
  周青怒道:“难道你要看着我们血仇不报?去吧!当我死了之后,千万记住,你一定要到九华山‘五剑峰’找‘厌世剑魔’取一封信,你会知道一切,快去”
  “不,爹,我要看看‘四海帮’的人能把我们如何?”他的脸上露出了坚毅与愤怒之色,周青泪如泉涌地嘶声道:“孩子,你非我……”
  “我”字甫出,他脸色猝变,把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喝道:“孩子,如果你再不走,我就运掌自绝!”
  “啊!”
  周豪起了一阵颤抖,道:“爹!你不能……”
  “能”字甫出,洞口已经传来了一声喝道:“周老儿,你们走不了啦!”周青父子闻言,脸色猝变,转脸望去,但见洞口已经伫立了一个油头粉面,手握铁扇的老者。
  周豪一个弹身,猝然截住了那老者去路,冷冷喝道:“你干什么?”
  那老者冷眼扫了周豪一眼,冷冷一笑道:“你是谁?”
  周青在这剎那之间,脸上起了数种不同的变化,当下喝道:“‘粉面秀士’,想不到十几年后,你还认得‘魔风剑’,不知大驾光临有何见教?”
  周豪一听来人就是“四海帮”刑堂堂主“粉面秀士”,脸色大变,如非此人,他父亲岂会一病多年?
  他大喝一声,道:“‘粉面秀士’,你给我纳命来!”
  话犹未落,“呼”的一掌,猛然击去。

相关热词搜索:血路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回 长发女郎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