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血路 正文

第八十八回 生死边缘
 
2019-09-19 21:02:20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玉拐老人”心里明白,他们两人的手中多了一个周豪与仇白莲,如果不走,双掌难敌四手,吃亏必定是他们。
  “血书生”何尝不懂得这个道理?是以,在“玉拐老人”飞身奔去之际,他也不敢怠慢,急射而去。
  站在石门两侧的三十个喇嘛连同四位护法,挟起了震天价响的疯狂暴喝之声,尾追而去。
  “玉拐老人”与“血书生”挟起了周豪与仇白莲,疾如星火一般扑入了洞中。
  这时——
  四位护法的其中两个已经到了洞口,“血书生”猝然返身,白芒闪处,三枚金钱镖又告脱手飞出!
  惨叫声骤起,两位护法应声倒地。
  “血书生”挡住洞口,喝道:“不怕死的过来试试!”
  其余之人见状,不由退了回去。
  “血书生”回首道:“玉拐老儿,快看看周豪伤势,由我挡住他们,相信他们进不来!”
  “玉拐老人”也觉得救人要紧,当下放下了手里的周豪,此时,他口中鲜血不断溢出,人已昏死过去。
  “玉拐老人”急拍周豪“期门”、“返魂”与“气海”三大穴,周豪才停止了溢血。
  如非内力确厚,在气血外溢口吐鲜血之际,又中了“千手佛”这一掌,势必当场毙命,如今只是重伤,已是不容易了!
  “玉拐老人”掏出了一颗丹药纳入周豪口中,功力运于掌间,扣在周豪“天灵”与“气海”,缓缓推出内力修为……
  倏然——一
  洞外一声暴喝之声破空传来,五个喇嘛像疯狂一般扑向了洞中。
  “血书生”右手击出了“金钱镖”,又劈出两掌,哀叫声中又有两个人死在他手下!
  “血书生”喝道:“不要命的再过来!”
  他的脸上展露了无边杀机,数十个喇嘛脸上同露杀机,跃跃欲试,准备第二次出手!
  再说“玉拐老人”替周豪一阵疗伤之后,周豪已经悠悠转醒,他睁眼一望“玉梅老人”,道:“老前辈,我……我怎么了?”
  “玉拐老人”苦笑了一下,道:“只是受了一点意外罢了!”
  “仇妹妹呢?她死了?”
  “没有。”
  周豪闻言,正待跃身而起,“玉拐老人”喝道:“躺下!”
  他把周豪的身子又按了回去,周豪叫道:“老前辈,我要见她呀……”
  话犹未落,他突然滚下了两行热泪。
  “玉拐老人”叹道:“我知道你要见她,但你不能叫我心血白费!”
  周豪掏出了“千手石乳”,滴了一滴在口中,运气疗伤一阵,人已痊愈。
  他看着“玉梅老人”,问道:“她在哪里?”
  “在‘血书生’的手里!”
  周豪从地上跃了起来,举目一望,果见“血书生”的手里正提着仇白莲。
  他一个箭步欺到了“血书生”的面前,说道:“老前辈,谢谢你,请把她交给我!”
  他从“血书生”的手里把昏迷不醒人事的仇白莲接了过来,急急忙忙返身入内。
  他把仇白莲放下,她依旧粉腮苍白,双目紧闭,气若游丝一般,他心头一痛,泪如泉涌,道:“仇妹妹……我对不起妳……”
  男儿忏悔的热泪,一滴一滴地滴在了仇白莲的粉腮上……
  “玉拐老人”道:“快救她呀!”
  周豪掏出了“千年石乳”,把仅有的十分之一全部倒入了仇白莲的口中。
  “玉拐老人”道:“你大伤初愈,疗伤之责还是让给我吧!不过,我不敢保证能救活她。”
  周豪痴痴地点了点头,突然——
  一声暴喝之声再度破空传来,洞口,数十喇嘛再度发动了攻势!十个人分成两队,五个人当先出手,疾如电奔,向洞中扑了过来。
  “血书生”大喝道:“你们找死……”
  右手切出,猛拂一掌,第二队五个人乘着这个空隙疯狂地扑了过来。
  这十个人分成两次扑击,其力道之猛堪称排山倒海,“血书生”双拳难敌四手,一时之间,不由被对方迫到了身前。
  “血书生”明白,他无论如何不能让这些人进来,否则,正在为仇白莲疗伤的“玉拐老人”,势必受外来干扰而落得走火入魔。
  他大喝一声,存心拼命,不闪不避,硬推一掌,他猛觉心血一涌,第二掌再度攻出。
  数声惨叫,鲜血飞溅,四个喇嘛死在他的手下,他身子向后踉跄退了五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那些喇嘛又被他迫了回去,“血书生”急忙掏出了一颗药丸纳入口中。场面杀机四溢。
  倏地——
  一条红衣人影飘落在洞口之前,“血书生”举目望去,来人赫然是“千手佛”!
  “血书生”不由暗地吃了一惊!“千手佛”武功之高在自己之上,如让他出手攻招,自己可能不是他的敌手。
  “千手佛”冷冷一笑,道:“周豪就在里面?”
  “不错!”
  “千手佛”大步地走了过来,口中说道:“让路!”
  “血书生”伸手扣了三枚“金钱镖”,喝道:“你过来试试!”
  “千手佛”哂然一笑,昂首欺进。
  也在“千手佛”随身欺进之下,十来个红衣喇嘛也同时迫了过来。
  倏然——
  “千手佛”大喝一声,身子猝然弹起,直似流星一般扑向了“血书生”,猛拂一掌。
  狂飙匝地,阴风如涛,“血书生”大喝声中,三枚“金钱镖”脱手飞出,乘势攻出一掌。
  三枚“金钱镖”及挟以毕生功力所发的一掌,果然把“千手佛”迫退了数步。
  但,这只是短短的一瞬之间,“千手佛”狂喝声中已经发动第二次攻势。
  不说洞外充满了杀机,再说洞中“玉拐老人”替仇白莲一阵疗伤之后,仇白莲依旧昏迷不醒。
  这一来,不由令“玉拐老人”及周豪大为震惊!“千年石乳”有起死回生之效,而又以“玉拐老人”精纯内力,竟无法使仇白莲起色。
  殊不知人身“三阴绝脉”乃无形死穴,一经被其点中,当场毙命,如非达喀尔下手极轻,仇白莲早已香消玉殒了。
  “玉拐老人”叹了一口气,道:“老夫无能为力了!”
  周豪心痛如绞,道:“老前辈,我不能让她为我而死呀!”
  “我明白,可是,我心有余力不足!”
  “她……就这样死去?”
  “看来也只好如此!”
  “不!”周豪疯狂大叫:“她不能死,不能死呀……”
  周豪话犹未落,一声栗人的暴喝之声破空传来,周豪闻声脸色猝变,喝道:“我要你们的命!”
  他目射骇人的杀机,拾起了地上的“王剑”,挟起疯狂的暴喝之声,向洞外扑了过去。
  突然——
  掌风迎面扫到,周豪目光一扫,但见“血书生”被“千手佛”一掌迫退了数步。
  周豪大喝一声,道:“老前辈退下……”
  挟以喝话声中,他一个箭步欺了过去,出手一掌劈向了“千手佛”,岀手奇快,掌力如涛。
  “千手佛”被迫退了三步,周豪切齿道:“‘千手佛’,今天你逃不了啦!”
  他一步一步向“千手佛”迫了过去。
  他脸上所呈露的神情,见之令人胆栗,阴影、杀机、愤怒,全部涌上他的脸上,那神情的确是骇人的!
  “千手佛”冷冷一笑,道:“很好,我们今天就做个了断!”
  周豪厉声道:“‘千手佛’,你派人杀我母亲,害死我情人,我不将你碎尸万段,怎能消我心头之恨?”
  “千手佛”冷冷喝道:“那不妨试试!”
  “试”字甫出,“呼”的一掌,向周豪劈了过去。
  周豪喝道:“你找死!”
  左手切出,挟以毕生功力的一掌已经拂出,紧接着掌力攻出,“王剑”一挥,一剑也迅然攻出。
  一掌一剑,出得奇快无比,“千手佛”为一代西域高僧,也不由被周豪凌厉的攻势迫退了十来步。
  “血书生”返身入内,望着地上依旧躺着的仇白莲,不由一怔!问道:“她……”
  “玉拐老人”一叹,道:“救不了啦!”
  “我们无论如何,要把她救醒过来!”
  “那你出手疗伤一阵试试。”
  “血书生”颔了一颔首,功力运于掌间,向仇白莲拏去……
  再说周豪攻出了一掌一剑,把“千手佛”迫退了十来步之后,狂喝声中,再度向“千手佛”扑了过去。
  出手式式毒辣,攻势招招凌厉,这当儿,所有十数个喇嘛全部向周豪涌了过来。
  惨叫之声暴起!
  周豪厉声大叫:“纳命来!”
  惨叫之声挟着周豪的狂喝,听来令人不寒而栗,血的阴影笼罩了整个空谷。
  周豪像疯狂的虎狼一般,挥剑之下,便有人应声而躺!
  杀劫,恐怖的杀劫!
  十数个喇嘛全部死在“王剑”之下,无一幸免!除了最后一个“千手佛”。
  “千手佛”脸色大变,今日,他是真的逃不了了。
  自然,他也不想逃,五、六百名门下弟子为他而全部丧命,他何颜苟留于世,而面对惨死门人?
  周豪冷冷一笑,道:“‘千手佛’,现在轮到你了!”
  “不错!”
  周豪切齿道:“‘千手佛’,你要怎么样死法?说吧!”
  他高举“王剑”,一步一步欺了过去,“千手佛”脸无血色,一步一步往后退去。
  周豪喝道:“‘千手佛’,今天你才感到死亡的可怕么?哈哈哈,你难道没有想到?你向他们赔罪吧!”
  “千手佛”突然停下了脚步,他鎭定下来,脸色猝变,喝道:“周豪,我与你拼了!”
  “你拼不过我……”
  周豪话犹未落,“千手佛”像疯狂一般扑了过来,出手连击两掌,出手之势真似拼命!
  周豪大喝一声,出手三剑,反攻过去。

相关热词搜索:血路

上一篇:第八十七回 正义与爱情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