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田歌 血路 正文

第九十回 恨海难填
 
2019-09-19 21:03:16   作者:田歌   来源:田歌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仇白莲慰然地笑了一笑,道:“周哥哥,你愿意跟我结婚么?”
  “愿意,一百个愿意!”
  “我们结了婚之后,住到仇家庄去好么?连爹与娘一起接去,我会做一个好妻子、好媳妇,周哥哥,你信么?”
  她的话,像针一样,句句刺中他的心,他感到自己的心在流血,鲜红的血呀!
  “周哥哥,你怎不回答我?”
  “我相信妳!”
  “周哥哥……”
  “嗯!”
  “以后,你不能欺负我!”
  “啊……不会的,我再也不欺负妳,全心的爱妳,好好的爱妳……”
  她正待说话,突然打了一个哈欠,眼皮垂了下去,但勉强又睁开来,道:“周哥哥,我爱睡极了……”
  “什么?”周豪尖叫一声,脸色皆变,浑身在发抖,栗声道:“你想睡?”
  “是的……”
  “不!”周豪疯狂叫道:“你不能睡呀……”
  “睡觉又不是死,你担心什么?周哥哥,我就躺在你怀里睡好么?”
  周豪没有回答,她已经倒在周豪的怀里,周豪悲痛欲绝,叫道:“仇妹妹……”
  “不……要吵我……我睡一觉醒来……我们……便……回去……结婚……你……说好……么?”
  她睡了!
  死了!
  周豪疯狂地叫着……嘶声地叫着……那声音悲惨而骇人……
  “你不……能睡呀……不能呀……”
  “仇妹妹……你听见我叫妳没有?”
  是的,她不会听见了,永远不会听见了……她死了,安详而带着美丽的憧憬死了……
  她的身子愈来愈冷……僵硬!
  周豪抱着她的身子放声痛哭,他的哭声哀怨恍恻感人至深!
  梦碎了!
  希望幻灭了!
  “亡魂峡”内传出了他嘶声痛哭之声,然而,他毕生所渴求的现在再也追不回来了!
  黄沙、枯叶、哭声,交织成一幅感人泪的画面……

×      ×      ×

  “亡魂峡”中多了一堆青冢,坟碑上写着仇白莲的姓名,旁侧,多了一行小字:
  情如海深爱犹天,奈是空留一梦缘,方求白首鸳鸳盟,折翼断魂绵绵恨。疾风卷起风沙,击扫在她的坟碑上,如泣如诉……
  周豪喃喃道:“仇妹妹……安息了,来世我们重续了……我会怀念你,也不会忘记你会做我好妻子……我要去了,去找程小丹,相信你不会见怪的……”
  他挪动着脚步,向“亡魂峡”外走去,风沙的狂啸声好像仇白莲的哭声……
  他来到了“无情门”,直奔而入,突然一个黑衣人截住去路,那黑衣人见是周豪,忙道:“原来是周少侠,不知有甚么事么?”
  “我来找程小丹,请你去通报一下好么?”
  “你不进去?”
  周豪怆然地摇了摇头,那黑衣人道:“那么,你等等,我去找她来。”话落,他返身奔去。
  周豪在失去了仇白莲之后,他的心情没有平静下来,他忘不了仇白莲的笑,忘不了她的话!
  如今,仇白莲死了,抔土香魂,天上人间各一方,现在他仅有一个程小丹了……
  突然——一
  一声娇声叫道:“哥哥,你来了?”
  周豪举目一看,是他妹妹程小贞,跟原先那黑衣人站在他面前,他苦笑一下,道:“我来找小丹!”
  “找她?”
  “是的,她人呢?”
  程小贞苦笑了一下,说道:“她走了。”
  “什么?”这一句话无疑像一记闷雷打在了他的脑海,他眼前一黑,喃喃道:“她走了?”
  “是的,她走了,留下一封信给你。”
  “写什么?”
  “我怎么会知道?你看吧!”
  周豪全身在发抖,发抖得几乎无法把信接过来,他的脸色骤呈苍白,额角豆大的汗珠在冒着……
  信上这样写着:
  “周哥哥:
  我走了。
  当你偕仇白莲妹妹来找我时,也许,我已经在遥远的天边了。
  不必找我,周哥哥,我含泪离开了这里,走上了茫茫的人生旅程,为什么?因为我爱你,也爱仇白莲妹妹,她是一个好女人,你给她太多不幸,她父亲为你而亡,我不能再从你的身上剥夺她的爱,你也应该用全部的心去爱她!
  周哥哥,我走了,遥远地离开你,请原谅我,你知道,我是多么爱你!然而,我应该给仇妹妹更多的爱,让她得到你身上所有的一切!
  别了,我会记得你的爱、你的吻……在遥远的另一个地方,我更会记得你给我的爱、吻、欢笑以及希望,更不会忘记你坚毅的笑容……
  不必找我,你们找不到我的。周哥哥,忘记过去,好好爱你的妻子,就像我们没有相逢与相识一样。”
  周豪的视线模糊了,泪水一滴一滴地滴在了信笺上,他哭了,但没有哭出声来……
  程小贞愕然道:“周哥哥,你怎么了?”
  周豪喃喃道:“她走了……永远走了……天啊!‘飞魂女’季枫及仇白莲死了……程小丹又走了,我还有什么?我一切已经失去,一切再也找不回
  他缓缓地向谷口走去,程小贞叫道:“哥哥……”
  周豪没有回答,他忘去了一切,诚如他所说,“飞魂女”季枫及仇白莲死了,程小丹为了成全他与仇白莲又走了,人世间,他还有什么?他一切已经失去,再也追不回来,怎不令他失魂?断肠?
  他走出了“无情门”,向林中走去,他不知道自己走向何方?走向何处……
  他默默自问:“我失去了些什么?所得到又是什么?”
  他失去了一切,情人、梦想,甚至连活下去的勇气。
  模糊中,他的脑海里迭出了“飞魂女”的神情,以及她幽幽的声音……
  “飞魂女”的影子消失,接踵而至的是仇白莲的声音:“周哥哥,我会做你的好妻子……”
  这一切像真的,他喃喃道:“现在迟了……你去了……”
  仇白莲的影子消失,程小丹的影子浮了上来,她幽幽说道:“周哥哥,我会等你来……请与仇白莲妹妹一起来……”
  周豪喃喃道:“你也走了……再也不回来……”
  一切一切像真的,像昨夜的事,现在,他全部失去她们,死的死了,走的走了……
  他毕生不会忘记,他的生命中爱过三个少女,但,这只像绮丽的断肠梦罢了!
  倏然——
  一阵钟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他的情绪突然开朗起来,他喃喃道:“人世间,我一切已失去,去做和尚吧……藉此向为我而死的韦台与于茜做心灵上的忏悔!”
  想到这里,他一弹身,飞身奔去,不久,他已经看到森林中叠岀了一座古刹!
  但听钟声阵阵,木鱼嘟嘟,梵音喃喃地飘入他的耳中,他走到古刹门口,但见数个僧人正在做早课。
  一个胖大的僧人走了出来,向周豪施了一礼,道:“施主有何贵干?”
  “我要找你们主持方丈。”
  “老衲就是,不知施主有何见教?”
  “我要身入佛门,不知大师父见允否?”
  那老僧打量了周豪一阵,合掌宣了一声佛号,道:“施主似受身心刺激才想遁入空门,伴依青灯,但施主与佛门无缘……”
  “你不肯?”
  “这不是肯不肯的问题,施主,我佛慈悲,救万众于苦海,但不收与佛门无缘之人,须知你只是一时消极才有此念,现看施主乃红尘贵人,你有很多事尚未实行,故佛门无法收留!”
  周豪道:“大师,请收留我,我已无路可走!”、
  “施主此言差矣,苦苦众生,茫茫天涯,何患无路可走!去吧!好自为之,老衲要做早课了。”
  话落,也不待周豪回答,径自做早课去了。
  周豪黯然地走出了古刹,他不知何去何从……他踌躇地走着……他真想放声痛哭一场,但他哭不出声音、眼泪来……
  倏然——
  远处两条人影急急走来,霎时已到周豪不远之处,周豪目光一扫,不由骇住了,来人正是“黎山老尼”与吕雯。
  周豪叹道:“天啊!我真是走头无路呀……噫?‘走头无路’……”
  他的精神像触电一般,他突然想起,那神秘的“五愚禅师”不是交给他一封锦囊,叫他“走头无路”时拆阅么?
  他慌忙掏岀那一封锦囊,他希望从锦囊中得到慰藉与指示。
  他拆开一看,但见上面写着:
  情海春梦,恨海难塡。
  佳人面来,再结姻缘。
  周豪看过锦囊之后精神为之一振!他一抬头;但见吕雯与“黎山老尼”已到面前。
  周豪怦怦心跳,“五愚禅师”在锦囊内所谈,不正是说吕雯才是他的妻子?
  他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他抬头望了吕雯一眼,缓缓垂下头去。
  吕雯冷冷道:“周豪,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周豪苦笑了一下,道:“是的。”他不知哪来的一股勇气,脱口道:“永远见面,再不分开,我要爱你。”
  吕雯“啊”的一声惊叫,像是周豪的话令她吃惊,她望了她师父“黎山老尼”一眼,久久说不出话来。
  “黎山老尼”叹了一口气,道:“雯儿,为师会带你到这地方来,是受‘五愚禅师’锦囊指示而来,不必吃惊,你与他有夫妻情分。”
  “啊!师父,他是我的仇人!”
  “不,雯儿,你知道你不能怪周豪,那是你父亲咎由自取,再说冤家结解不宜结,你们既然有夫妇之分,就不能拂逆,再说,你不是说很爱周豪?”
  “可是……”
  “放心,他会爱你的,师父放心走了。”话落,也不待吕雯答话,飘然而去。
  吕雯与周豪怔怔地望着,他们对于这命运的结合是感到意外的!
  周豪暗道:“渴求毕竟是梦……我爱的女人去了,我又将爱上了另一个我不爱的女人……这是悲剧还是喜剧?”
  他抬眼望了她一眼,道:“吕姑娘,这件事我们都会感到意外,如果你愿意嫁我,我愿意娶你……”
  “你会爱我么?”
  “会的,梦想已经过去,我要面对将来,好好爱你,使你忘记过去。”
  吕雯投在了周豪怀里,道:“周豪,我愿意嫁你,让一切不幸随往事消失。”
  他们相顾而笑,这笑容带着凄凉与慰然的,他们两条人影向林中走去,在旭阳中消失。

相关热词搜索:血路

上一篇:第八十九回 最悲惨的时间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